被春容

【现代脑洞衍生】公孙和赵普的场合

  搞个现代au玩玩,驾驭不了长篇,一写长就坑了,随便记一记设定。
  
  公孙和赵普的场合。
  
  
  现代的话,赵普应该是军二代,高干文男主设定,可按龙图人设来说,赵普其实是个官二代军一代,所以说九王爷果然不走寻常路。
  
  欧阳邹良贺妈龙乔广就是和赵普一个大院(军区大院什么的)里长大的兄弟,部队F4什么的,哑狼幽莲赤麒麟就是代号,可怜贺妈外号差不多等于管家婆,几个兄弟代号听上去都贼拉风,贺一航觉得他可能还是不要这种东西比较好,真的非常心累了。
  
  赵祯算是……官三代吧,年纪轻轻的上位者,手底下最得力的是老丈人庞吉和(从非洲留学回来虽然我也不知道非洲那旮达有什么学好留的)包拯。
  
  八王爷是赵祯的叔叔,倒是没从政,爱好收集古董字画,看上去文绉绉又风雅,其实是专门帮他侄子处理见不得光之事的老狐狸。毕竟一手带出来侄子都那么腹黑,他本人也不可能是个傻白甜。
  
  八王爷最想不通的是,赵普和赵祯都是自己一起养大的,赵普怎么就能那么野!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不从政自己跑去部队入伍,整日跑南闯北,今天剿个匪窝明天灭个毒枭,八王爷觉得自己活得提心吊胆至少要夭寿二十年。
  
  虽然赵祯也没让他多省心。
  
  八王爷,大写的惨。
  
  公孙是某大学医学教授,正儿八经的年轻有为,戴个金丝边的眼镜,不苟言笑。
  乍一看还挺高岭之花,其实是个一点就爆的火药桶,骂人不带脏字还能骂一个小时不重复,简直令人怀疑人生。
  他的学生大概深有体会。
  
  另外兼任某医院顾问,偶尔穿个白大褂晃悠,所到之处全是(不晓得他毒舌真面目的)迷妹。
  
  其实也有温柔的时候,比如面对着他儿子。
  
  他儿子大名公孙槿小名就很随意了,叫小四子,目前在上幼儿园大班,虽然看上去像上小班的。
  
  又乖又甜又胖又圆的糯米团子,立志和他爹一样当个医生,不料想自家祖上是神棍,于是乎自己也朝神棍的方向发展了。
  
  虽然当神棍也不影响他学医。
  
   至于赵普和公孙怎么遇上的,大概是赵普出任务受伤了去医院刚好碰上去医院看病人的公孙。
  
  赵普包扎完了觉得自己没多大事就想出院,小护士一方面出于责任感,一方面想多看看帅哥于是苦口婆心劝赵普留下,赵普烦得不行说你们甭叽叽歪歪了老子什么情况自己清楚受伤也不是一回两回还没死说明老子身体挺好不用你管。
  
  公孙就很巧地路过,于是很巧地听到了这话,公孙那个暴脾气,心说这什么人啊这么嚣张到底你是医生我是医生,这绝逼不能忍啊,于是一脚踹开门冲进去劈头盖脸给赵普一顿怼,赵普都给他骂懵了,心想这年头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他长这么大还没人敢这么骂他。
  
  于是,重症抖M患者赵普开启了——“从来没有人敢这么骂我男人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的霸道将军模式,从此开始了漫漫追夫(妻)路。
  
  还平白得了一个乖巧听话兼神助攻的神棍儿子。
  
  听上去似乎还赚了。
  
  真·喜当爹。
  
  赵普的兄弟团表示我们不认识这个傻子。

      


      大概还会有其他人的场合。

  

【酱油组】一处暮雪两白头

   ★奇怪的剧情发展
  ★肯定是有ooc的
  ★这回终于不是刀了。
  
  
  
  白玉堂来请他的时候,殷侯很是不解。

  “师父说要你去找他,非要你一个人去,其他人去不行,带别人也不行。”白玉堂显得很无奈,他师父一贯孩子脾气,他向来没辙:“我才上去,他就把我赶下来了。”
  
  “没说什么事?”殷侯皱眉。
  
  白玉堂摇摇头:“没说。”
  
  “啧,这老鬼多大了人了,一天就知道给人添麻烦。”殷侯摆摆手:“你回去吧,我去天山上看看,估计没什么要紧事。”
  
  白玉堂道了谢,准备打道回府,喂猫去。
  
  殷侯转身,向天山方向去了。
  
  天山积雪常年不化,茫茫一片,百花谷里倒是好景致。
  
  妖王当年带着他和天尊住在这里,那些日子,现在想起来,都是令人开心的。
  
  天山顶上有棵老梅树,妖王在时就有了,就站在陡崖边,寒枝料峭。
  
  一片白雪里,一树红梅很是艳丽,天尊坐在树枝上,看着崖边不见底的深渊,纯白的衣袍逶迤于地,白发缠绵着垂下,与茫茫大雪浑然一体。
  
  天尊脸上没什么表情,淡淡地看着远方,从厚重的云层里流泻出的几缕日光落在他的白发上,隐隐显出银色来,他的身子微微有些前倾,仿佛下一瞬就会坠入山崖。
  
  殷侯一上天山,就看见这一幕,直摇头。
  
  难怪世人总觉得天尊像仙人,这老鬼面无表情的样子,的确是有股子与世无争的淡漠。
  
  殷侯站到树边,敲了敲树干:“说吧,到底什么事?”
  
  这树年纪很大了,却不很高,树枝分叉处恰恰在殷侯头顶的地方,天尊就坐在那儿。
  
  天尊扭头,见他来了,脸上方才那点遗世独立的疏离感一下子跑了个无影无踪,撇着嘴满脸怨念,幽幽地看着殷侯道:“老鬼,我觉得我要死了。”
  
  殷侯茫然不解:“啥?”
  
  天尊张了张嘴,觉得解释不清,干脆把手腕伸出来递到殷侯眼前:“你自己看?”
  
   那一截手腕又白又嫩,溜光水滑完全不像一个百来岁的人的手。
  
  殷侯觉得好笑:“这什么意思?你有了?那你让我把脉有什么用,找公孙去啊。”
  
  天尊气呼呼的,奇怪的是却没动手,只是很不爽的扯了扯殷侯的头发:“要死了你,一把年纪了还没个正行!”
  
  殷侯无奈,只好去摸对方的手腕子。
  
  把手搭上去殷侯脸色就变了,半晌,抬头看天尊,沉着脸问:“怎么回事?你是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事,还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我哪儿知道!”天尊把手缩回去,嘟嘟囔囔:“说得好像我总惹事似的。”
  
  “可不就是吗?”殷侯干笑了一声:“你倒是不怎么在意这件事的样子。”
  
  “头发还是白的,也没老也没死,就是内力凭空没了,”天尊也想不通:“我最近都待在天山,谁知道怎么回事!”
  
  殷侯摇摇头,他们都活了一百多年了,没什么事想不开的,反正目前来看没造成什么太坏的影响,也不用太担心。
  
  “所以你把你徒弟赶走,是怕他担心?”
  
  天尊扭开脸,拒绝承认。
  
  “走吧,去找公孙看看。”殷侯扯他衣服。
  
  “才不要,”天尊皱着眉拒绝:“那不就所有人都知道了,麻烦死了。”
  
  “那你想怎么样?”
  
  天尊指他:“让我去你魔宫躲一阵子。”
  
  殷侯笑了:“你可想好,你现在可没内力了,小心去了魔宫被他们笑话,指不定还怎么捉弄你呢。”
  
  天尊气得直捶树干,把梅花扯得七零八落,花瓣纷纷摇摇地打着转儿飘下,白雪红梅,煞是好看。
  
  等他脾气发够了,殷侯一使劲,将人从树上拽了下来。
  
  天尊没了内力,又没防备,不留神就从树上摔下来,摔在雪堆里,沾了一身雪,殷侯就站在旁边,看他滚在雪地里的样子开怀大笑。
  
  “老魔头!”天尊咬牙切齿:“你等着,等我内力恢复了,一定揍得你满地找牙!”
  
  殷侯笑得开心:“万一你一直就这样了,可等着被我欺负一辈子吧!”
  
  天尊盘腿坐在雪地里,不说话,生闷气。
  
  他现在没有内力,坐在雪地上,衣服很快就湿了,殷侯就拉他,天尊还在生气,斜了殷侯一眼,不动。
  
  殷侯认命地摇摇头,转了身,背朝着他蹲下:“来,上来。”
  
  等了半天身后也没动静,殷侯刚想扭头看看,谁料天尊突然就扑了上来,蹿到他背上,胳膊死死勒着他脖子,像是在撒气。
  
  殷侯被他压得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幸好刹住了,心说还好没摔下去,不然得被这老鬼笑话死。
  
  殷侯站起身,天尊的腿挂在他身侧,他伸手架住将人背稳了,便迈开步子。
  
  到了殷侯这样的境界,哪怕背着天尊这么重个大活人,走在雪地上其实也不会留下一丝痕迹,可殷侯忽然就不想这样了。
  
  他每一步都踩得踏踏实实,脚印清晰地蜿蜒向远方。
  
  雪不算大,这脚印,还能留好一阵。
  
  天尊被殷侯背着,也不出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还是只是在发呆。
  
  “你现在什么打算?”殷侯问他。
  
  “不知道。”天尊很真诚地摇头。
  
  殷侯想了想:“跟我回魔宫算了,其实也没几个敢来惹你。”
  
  天尊沉默着点点头。
  
  这不是殷侯第一次背天尊,只不过,上一次,已经是一百多年前了。
  
  他们两个都很有天分,学什么都快,很少吃亏,几乎不会受伤,两个人平分秋色,也不存在谁保护谁的问题。
  
  他们更多的是并肩作战或是刀剑相向,“背”这样一个动作,对于他们来说,始终还是过于亲昵了。
  
  但也不是没有过。
  
  有一次,他们出门,天尊迷了路转到一个小山坡边上,没注意扭了脚,他们两个研究了半天,把本来一个小小的扭伤反倒治严重了。
  
  殷侯没办法,认命地把天尊背了起来。
  
  那时候,他背着天尊,穿过繁华的城镇,回到天山。
  
  时隔百年,他又一次背起天尊,却是从天山上离开。
  
  少年已经长大,经历了各自的人生,可百年后旧事重现,他们又好像什么都没变,只有百年的光阴在其间匆匆流过了。
  
  他们一生似乎都纠缠在一起,说不清道不明,欲语还休,混杂过无数暧昧懵懂的情感,到如今时过境迁,化成了分不开的宿命。
  
  殷侯背着天尊,渐行渐远,他没有用内力,脚下的印记清清楚楚,头上也落了白。
  
  一处暮雪两白头。
  
  回首河山一梦中。
  
  
  
PS.
  本来想写公主抱什么的想想就很爽,但是放弃了,拥抱这种动作太亲密了,觉得不太适合酱油组。
  
  还是背着好点,那种,我信任你,将后背交给你也没有关系的感觉。
  
  背 其实也是很暧昧的动作,身体相贴,但比抱含蓄很多,没那么露骨了,老人家适合平淡一点的画风。
  
  至于为什么内力忽然没有了,大概是妖王看不过去了给两个不开窍的熊孩子增进感情的礼物吧,应该。

        有点想写天尊去魔宫之后被欺负生闷气然后殷侯逗他的后续XD
  
  
  
  
  

【老一辈】关于“我喜欢你”这件事

★涉及酱油组,陆夭,双王,以及夹带私货塞进去的龙乔广×吴一祸
★只有单人视角,写不来双人视角,我对单箭头有一种蜜汁执念
★不带小一辈玩系列
★无法避免的ooc


Q:你有喜欢的人吗?

应该有的,只是太久了,已经记不得是什么感觉了。

是她喜欢的人……也勉强能算我喜欢的吧。

他应当算是吧。

当然了,最喜欢和崇拜的人嘛。



Q:描述一下你喜欢的人?

白长了一张酷帅狂霸拽的脸的受气包,纠缠了一辈子的宿敌……其实是很温柔的人

面瘫又没情趣的小冰鱼,我妹子的心上人,我的好妹夫啊,啧

乱世枭雄,暴而不庸的君主,对了,还是个不称职的父亲

我的偶像,我的师父,挑剔又难伺候的贵公子,病病歪歪很让人有保护欲啦虽然我完全不够格,拿起幽莲的样子超级帅,是……我所向往的人



Q:你喜欢他,他知道吗?

我喜欢你,我希望你不知道

她喜欢你,你一直都知道……我喜欢你,你不用知道

我喜欢你,可惜,没有用,也没有了意义

我喜欢你,不是你以为的喜欢




Q:对你喜欢的人说一句话吧

老鬼,你成亲时我送的那坛女儿红,是天山上,我亲手埋下的,便宜你了。

……我妹子,很喜欢你 。

真希望一开始的时候不知道这结局,好歹能留几分念想。

愿你和师娘,岁岁长安,儿孙满堂




完全不话唠的话唠

有点方

黑风城这个临近结局的发展我有点懵逼,是妖王和天尊是cp的意思么?

殷侯×天尊这个cp我从诡行站到龙图再到黑风城,虽然我也没抱希望这俩老头能在一起,但是快结局了告诉我我站了好几年的cp其实是个超级大邪教——

我的妈我选择死亡。

我一直以为妖王是又当爹又当妈辛辛苦苦带大两个熊孩子的苦逼单身老父亲,大了酱油组一百多岁啊,这搞cp有点令人慌张。

希望是我多想了。

但是在这个不知道雅大下一步要干什么的现在,我简直要泣不成声心如死灰,可以说肥肠绝望了。

我已经脑补出了酱油组一百种be方法了,真的。

比如什么失去妖王的天尊和失去叶子衿的殷侯这两个夕阳红老年团在纠缠了一百多年终于决定凑合凑合过日子算了的时候,妖王又回来了……

绝望的微笑

希望结局的时候我还坚强的活着。

希望真的是我想多了。

一些很有毒的脑洞

★那些年我脑补过的邪教cp

非常邪教,其实这些cp我也不是都吃,只是有时候想到也觉得又有毒又挺有趣。

慎入


龙乔广×吴一祸

年下痴汉攻×美貌病弱贵公子受

这个年下是真·年下啊,下了将近一百岁呀,但是贼好嗑。

你是我师父,是我最崇拜的人,我用你的标记当作我的象征,连身上也要纹着你当年叱咤风云时最辉煌的印记。
能不能和你在一起并不重要,或许在你眼里我不过是个有点傻气又话多的小辈,只要你过得好就好。
能够亲眼见到你成亲,看你幸福,哪里还有什么遗憾。
你很好,师娘也很好。
我也很好。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真是戳我心口。



赵普×欧阳

咱们也勉强称得上一句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我父亲是你干爹,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东征西讨,横扫漠北,战无不胜,最是年少轻狂意气风发的岁月里都有对方的身影。
你懒懒散散没个正行,我也就当个不靠谱的流氓。
你说最讨厌书生,却怎么,到头来,还是栽在了书生手里。
其实能够一直当你的兄弟就很好了。

我真是蜜汁钟情单箭头啊……


邹良×贺一航

年下孤僻攻×温和狡诈受

除了兄弟不向任何人交付信任,所以不讨好的活都一己承担,所有苦累都埋在心里的大哥和年纪最小被人惯着任性妄为又有点单纯的小弟。

我的小弟长大了,有了喜欢的人,愿他一切都好,与所爱之人白头偕老。
我只需要在一边看着就好。

贺妈真的好不容易啊,求给他个又苏又流氓,有钱还不要脸,宠妻又武力值爆表的大帅比攻好不好?

好的我知道自己在做梦。



赵普×天尊

年下流氓攻×高岭之花仙人受

这cp真是太毒了,想到的时候自己都觉得没有什么比这更邪教了。

年少初遇,尚还年轻的小将军仰望着白衣飘飘的仙人,对方一句轻描淡写的指点,轻易破解了他的一场危机。
那人的银发如高山上千年不化的冰雪,从此刻在他的脑海里。

这个cp还可以衍生一下赵普×白玉堂,替身梗之类的。

不行了说不下去了,毒到没有我。
阵亡了。


想嗑陆天寒×夭长天,庞煜×包延,不过这两还算不上邪教。






【酱油组】欲买桂花同载酒

★设定天尊暗恋殷侯
★ooc大概是无法避免的
★跨年也没有粮,冷到瑟瑟发抖,自割腿肉。
★殷尊殷无差,反正也不开车。



老来多健忘。


这是年轻人的天下,儿孙自有儿孙福。
老一辈总这样说。


有时候,天尊会在窗边看着那些小辈,二十多岁的青年,意气风发,生于盛世,从来不知北地战场吹来的凛冽寒风里混杂过多少腐朽的腥锈味,滚滚的黄沙下又藏着多少死不瞑目的亡魂。


他们也曾是这般模样。

在殷侯成亲之前,在风天长还不是夭长天之前,在妖王从断指峰上落下之前,在他将殷侯从困龙阵中带出来之前——


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了,久到太多事情都被埋在天山之巅终年不化的积雪里,渐渐风化,谁也不会再知晓。


妖王说,他和殷侯是宿敌。

这纠纠缠缠亦敌亦友的一百年,年少离巢时的相依为命不过是同病相怜之人依偎一团互相取暖,后来离散在了抉择人生的岔路口,也算不得意料之外。

你娶妻生子儿孙满堂,我独立山巅俯瞰世间。


妖王骗了殷侯,却没骗他。

明明殷侯并非万人嫌,怎么他就真的孤单了百年?

然而如今,他自己也分不清楚,让他耿耿于
怀的,究竟是妖王半真半假的话语,还是殷侯就那样成了亲,娶了妻。

他们是妖王的酱油组,可失去了妖王之后,他又失去了殷侯。

妖王不在了,酱油组,似乎也不算酱油组了。


他们跟着妖王,也称得上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你学燕子飞,我就学如影随形。
你会我学不了的魔王闪,我也会你学不了的雪中镜。
这天底下,只有我追得上你,只有你制得了我。

那些年少轻狂的,肆无忌惮的岁月,那个属于他们的腥风血雨的江湖,那个百年前的天下和百年前的他们。


困龙阵中万箭穿心,困龙阵外千沟万壑,断指峰前青丝成雪。


他们曾并肩同行,也曾刀剑相向,他们是家人,是宿敌,他们这点剪不断理还乱说不清道不明的恩怨情仇断断续续,在被后世填充了无数自以为是想象之后,再也没有人清楚那些过往,和隐秘的,不为人知的感情。


叶子衿出现之前,天尊什么都不懂,叶子衿出现之后,天尊好像还是什么都不懂,又好像一夕之间什么都懂了。

其实懂不懂已经不重要了,天尊只知道,殷侯已经遇到了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会有人将那个老鬼带出暗无边际的深渊,帮他摆脱万人嫌的宿命,给他生儿育女,陪他细水长流。

第一次有了除他之外还能追上殷侯的人,第一次看见那老鬼笑得那么开心,第一次看见那老鬼手忙脚乱手足无措……太多不属于他的第一次,都归叶子衿。


他并没有不喜欢叶子衿,却也说不上喜欢她。


或许曾经也有难平之意,但那又怎样呢?


他对殷侯说,你一生都在失去。
可他自己,一生从未曾得到过。


他糊里糊涂地就这么过了一百年,他装作自己什么都不懂。

他希望自己什么都不懂。


“小四子!回来!”不知道小四子又说了什么,公孙气得跳脚,追着抱了小四子就跑的赵普满院子打。


天尊回过神,戳了戳身边的殷侯,语气带着点不满:“凭什么老银骗你不骗我!?”


殷侯不知道他又莫名其妙发什么疯,不耐烦转了个身:“赶紧睡觉。”


天尊看着殷侯的背影,有些怔怔地低声又说了一遍:“他骗你,却不骗我……”


这一个两个,都欺负他。


他以为自己已经全忘了,可其实没有。

他以为自己全然放下了,可其实没有。

夜凉如水,殷侯躺在他身边,忽然就勾起了他对于过往的所有回忆,那些喜怒哀欲,那些错过的懵懂情愫。


果然是年纪大了。


如果可以从头来过,
如果可以从头来过。


他伸手,轻轻地撩起殷侯的一缕头发,再也没有了下一个动作。


老鬼,如果一切都可以重头来过,我一定要告诉你,当年困龙阵前的我,究竟是怎样的心情。


想叫这天下给你陪葬。


可是。
迟了啊,迟了整整一百年。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这里不是北极圈,是北极点啊,哭着翻旧粮吃。